全時財經

首頁 > 頭條 > 正文

多部門全面檢查正式開始 網約車平臺進入強風控周期

多部門進駐式全面檢查正式開始 網約車平臺進入強風控周期

本報記者 王峰 北京報道

9月5日起,全國范圍內網約車順風車平臺公司進駐式全面檢查正式開展。按照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召開的第二次會議要求,對負有不可推卸責任的滴滴公司將依法依規進行嚴厲查處。

部際聯席會議還要求,加快完善法律法規和制度規則,加快推進網約車合規化進程,加大對平臺公司違法違規行為的懲處力度,切實提高對網約車順風車的長效治理能力。

而就在9月4日,滴滴表示,在深刻吸取順風車重大安全事故教訓后,為保障出行安全和司乘雙方的合法權益,加快合規化進程,將于2018年9月4日啟動安全大整治。同時,滴滴將于2018年9月8日23點至9月15日凌晨5點期間在中國大陸地區暫停提供深夜23:00-5:00時間段的出租車、快車、優步、優享、拼車、專車、豪華車服務。

據了解,目前,各地的監管措施正一一落地。比如,9月3日上午,廣州市對嘀嗒等順風車平臺公司進行了約談,要求堅決禁止以順風車名義開展非法營運。

此前,由于平臺規則和監管缺失,利用順風車非法營運現象長期存在,執法中如何區分真正的順風車與借順風車營運行為?近日作出的相關司法判例給出了啟示。

多地啟動整改措施

樂清順風車乘客遇害事件發生后,各地交通部門紛紛約談滴滴出行。據不完全統計,已有北京、南京、深圳、東莞、蘭州等10多個城市對滴滴出行進行了約談。

除了要求滴滴出行做好順風車安全檢查,所有約談城市部門都提出,要求滴滴清理平臺內不合規的車輛、人員,禁止平臺向未取得許可的車輛及人員派單。

8月31日,黑龍江省、哈爾濱市交通部門對滴滴出行哈爾濱分公司相關負責人進行了約談。哈爾濱市出租汽車管理處處長冀智通報稱,滴滴出行提供給行業管理部門的數據為注冊車輛24萬余臺,但在相關部門取得行政許可車輛僅為2539臺。行業管理部門在受理投訴過程中,共接到68臺來自滴滴出行非法網約車的舉報線索,在處理過程中由于滴滴出行不予配合,未提供相應信息,致使其中62臺無法進行處罰。

黑龍江省交通廳要求滴滴出行在1個月內完成對不符合規定車輛和人員的清理。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到位,將依據《關于加強網絡預約出租汽車行業事前事后聯合監管有關工作的通知》(下稱《通知》)有關規定,提請國家有關部委采取暫停發布、下架APP、停止互聯網服務、停止聯網或停機整頓等處置。

而青島是第一個《通知》規定的聯合監管舉措的城市。6月15日,青島市有關部門約談了滴滴公司,并下發了“全部停止使用未取得合法資質的車輛”的整改通知。

據報道,約談人員表示,如滴滴平臺公司仍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到位,各相關部門將按照7部委聯合監管意見向省級、國務院相關主管部門報送違法違規情況,并建議采取暫停發布、下架APP等措施。

整改至今成效如何?據報道,滴滴出行日前在青島市舉行了網約車車主集中簽約儀式,來自青島11家汽車租賃公司的150余名辦理了雙證的合規司機入駐滴滴平臺。

2018年7月1日至8月21日,滴滴平臺共辦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750余份,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證350余份。

而8月1日至8月12日,青島市又查處了違規網約車29部。

根據公開報道,目前對網約車平臺展開聯合監管舉措的城市尚只有青島和哈爾濱。“并不清楚其他城市是否會跟進,更關鍵的問題在于治理到底是一陣風,還是能夠形成長效機制。”中國出租汽車產業聯盟秘書長葛磊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。

此外,對于剛剛啟動的進駐式全面檢查,中國法學會網絡與信息法學會常務副會長周漢華認為,這次進駐式全面檢查是行政執法措施,應該說是這些年來在行政執法中最強硬的執法手段。此外,檢查之后會有后果,包括行政處罰甚至追究刑事責任。

如何區分順風車和非法運營

“如果不是順風車下架了,我是不會拉快車的。”9月4日,北京一名滴滴快車司機李忠偉(化名)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。

“我以前更多是拉順風車,在城市里拉順風車單比快車訂單更賺錢。”他說,“雖然順風車的價格便宜,但是平臺不抽成,而快車平臺要抽走每單收入的約30%。”

“此外,快車是平臺派單,而順風車是乘客先發布路線,司機看到后可以選活。”李忠偉說,“很多滴滴司機都更愿意拉順風車。”

《北京市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指導意見》禁止任何企業和個人以合乘名義開展非法營運。《意見》要求“合乘服務提供者事先發布出行信息,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乘坐”,還要求“每車每日派單不超過2次”。但上述要求并未得到落實,從而給借順風車非法營運留下了漏洞。

與此同時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,各地在執法中也易采取“一刀切”,將真正的順風車也作為非法營運處罰。

今年6月,一段“滴滴司機拉孕婦去醫院遭出租車司機圍堵,不顧孕婦死活”的視頻引發關注。山西省晉中市交通運輸局事后通報稱,車上并無孕婦,且涉事車輛屬非法運營。據了解,涉事網約車為順風車,被認為非法運營的理由為滴滴平臺未在太原市、晉中市依法取得運營許可。

但2018年3月15日,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在判決一起順風車主財產保險合同糾紛中,明確指出“網約車與順風車并非同一概念”,該判決認為“順風車目的在于互助,并非營運”,故不需要履行網約車的申請、審核、許可等程序,亦無需辦理車輛使用性質的變更。

2017年7月19日,順風車主李朋在接單行駛中發生交通事故,但事后,保險公司拒絕理賠,理由是李朋開的是網約車,而不是順風車。李朋的后臺信息顯示,事發前一年,李朋接了8單快車單和315單順風車單。

北京市三中院認為,駕駛員的運送行為屬于順風車還是網約車,判斷的因素主要依靠兩個方面:其一是信息服務平臺提供的運送類型名稱;其二是駕駛員收取的費用標準。

判決書顯示,再結合李朋在信息服務平臺自注冊至今為止接單的次數,應當將李朋駕車運送搭乘者的行為界定為順風車。

“以平臺沒有資質認定平臺上的順風車為非法營運并不正確,因為平臺資質指的是網約車平臺,順風車并不需要獲得行政許可。”國家行政學院副教授張效羽說。

“的確有網約車司機每天拉多單順風車,如果這種行為是持續性的,且司機以此作為收入來源,那實際上就是變相從事網約車運營。但在執法中,只抓到一次是不能認定為非法營運的,必須要證明司機有長期、多次行為。”張效羽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。

本文允許轉載,轉載時需注明出處:全時財經 - http://www.wgrlvu.live/toutiao/20180905/441140.html

七乐彩走势图表5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