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時財經

首頁 > 保險 > 正文

華夏人壽水逆?對賭失利、踩雷華業資本、Q1凈虧4億

不僅盈利呈現下滑趨勢,其與勤上股份業績對賭失利還將令該公司面臨高達1.6億元的支出或等價補償

《投資時報》研究員 凌岳 

業務規模一路快速擴張,華夏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華夏人壽)自2015年起便躋身市場前五,2018年更以2306億元總保費晉級中國大型險企行列。然而,花無百日紅,從“踩雷”華業資本短融債違約,到與勤上股份(002638.SZ)對賭失敗,華夏人壽也終遭挫折。 

華夏人壽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,一季度該公司雖然保險業務收入仍增長翻倍,但是盈利狀況卻不甚理想,凈虧損更高達4.04億元。此外,在強監管的大環境下,其萬能險業務已顯現“卷土重來”之意味。 

對于虧損原因,華夏人壽對《投資時報》解釋稱,公司收益浮盈沒有變現,但綜合收益達70億元。 

凈利下滑萬能險抬頭

還未來得及好好感受2018年的盈利喜悅,華夏人壽今年一季度便陷入虧損的尷尬境地。 2019年一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,華夏人壽一季度實現保險業務收入842.44億元,環比增長107.28%,同比增長66.53%。

然而,在保險業務收入實現大幅上漲的同時,該公司的盈利卻大幅下挫,虧損4.04億元,而去年同期則實現了32.49億元凈利潤。 

其實,華夏人壽去年業績就呈現不穩態勢,二季度至四季度凈利潤分別為-2.03億元、2.7億元、-1.8億元,最終依靠一季度的凈利潤拉動來實現全年盈利。 

引人關注的是,華夏人壽的萬能險業務規模又出現擴張苗頭。據相關報道,該公司2019年一季度原保費收入為842.44億元,同比增長67%;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則達351.48億元,同比增長149.15%。 

萬能險規模上漲的并非華夏人壽一家。譬如,今年一季度,復星保德信的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達到15.87億元,同比增長達440%;幸福人壽這一數據漲幅也超過400%,原保費收入則同比降低2%。 

對于萬能險上漲是否將產生風險,華夏人壽方面表示,公司主要流動性風險監管指標在本季度整體保持在良好的水平。一季度優質流動資產總額1073.33億元,折算后總額865.13億元左右。3個月內、1年內綜合流動比率比率較上季度有所上升,1-3年內綜合流動比率較上季度有所下降。3個月內、1年內、1-3年綜合流動比率分別為275.43%、405.40%和74.96%。同時公司聚焦期交、聚焦價值,進一步加強保障型產品的研發和銷售,業務轉型升級成效顯著。 

業績對賭失利或賠1.6億

業績對賭失敗,或許將讓華夏人壽迎來更為棘手的流動性危機。 

據了解,早在2016年1月,華夏人壽及其他各方與勤上股份簽訂《標的資產業績承諾補償協議》,承諾廣州龍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廣州龍文)2015年至2018年累計實現的稅后凈利潤不低于5.638億元,若低于則應按承諾金額與實際凈利潤差額的2倍向勤上股份進行補償,公司按照原持有廣州龍文股權比例30%承擔。 

如今,華夏人壽將不得不為當初的約定買單。勤上股份于今年4月30日發布公告稱,廣州龍文2015—2018年度實現凈利潤合計2.95億元,相較承諾金額減少2.69億元,完成率僅為52.24%。按照約定,一旦未完成業績承諾,則業績承諾方需按照約定承擔凈利潤承諾補償責任。 

根據協議,華夏人壽等對手方共計需要補償“承諾金額與實際凈利潤差額的2倍”給上市公司,計5.386億元。其中,華夏人壽方面承擔30%,即需要支付1.616億元的補償。 

對此,華夏人壽方面表示,目前最終賠付方案暫未確定。未來相關各方就補償方案達成一致,假設最終補償方案按照上市公司公告的相關數據執行,按照相關協議約定,華夏人壽只需使用在上市過程中獲得的股票進行補償,且補償上限所對應的股票數約為5966萬股,因此賠付不涉及現金賠付。 

其同時表示,根據勤上股份相關業績等情況,華夏保險2018年底已經預提相關負債,該事件對公司償付能力的影響已在2018年底償付能力中體現,不會對公司未來償付能力產生額外影響。 

另外,華夏人壽通過股權置換取得的勤上股份股票,在二級市場的表現也并不樂觀。2019年5月28日報收于3.04元/股,距52周最高價的4.68元/股相差35%。

目前,華夏人壽的持倉市值約為6.5億元。 勤上股份2019年一季報顯示,華夏人壽通過萬能產險賬戶持有其1.69億股股份,通過自有資金賬戶持有0.46億股股份,持股占比合計為14.15%。 

經營壓力凸顯

可以看到,華夏人壽上半年面臨的經營壓力不容小覷。 

償付能力報告數據顯示,該公司2018年一季度至2019年一季度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99.12%、98.52%、99.5%、99.26%、108.3%,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24.89%、123.78%、123.86%、122.82%,128.68%,雖然滿足監管要求,但持續處于行業偏低水平。 

而關于該公司的其他壞消息也在發酵。有報道稱,日前該公司“踩雷”華業資本短融債,本息合計8576萬元。華夏人壽于今年3月提起訴訟,要求華業資本償還8576萬元本息,及以本息8576萬元為基數,自2018年10月16日開始,至實際支付之日之間的本息逾期利息損失。 

在該短融券到期前夕,華業資本曾發布公告稱,“17華業資本CP001”應于2018年10月13日(此日為節假日,順延至10月15日)兌付,但受公司應收賬款未按期回款影響,由于公司流動性緊張,雖通過多方渠道籌集資金,但目前本期債券的兌付資金尚未落實,導致“17華業資本CP001”本息償付存在不確定性。 

另外,今年5月10日,中國銀保監會對保單登記平臺數據治理工作情況進行了通報,并指出了部分險企數據報送所存在的四大問題:一是個別公司長期遲報增量數據;二是個別公司數據漏報問題嚴重;三是個別公司數據錯報現象嚴重;四是個別公司存在數據整改延期現象。 

其中,華夏人壽因公司數據錯報現象嚴重被監管方點名。銀保監會指出,華夏人壽在報送受益金額時,存在報送程序錯誤,將全部受益金額關聯給所有受益人,導致受益金額翻倍的問題,嚴重影響保單登記平臺數據準確性。 

據此,銀保監會提出三大要求,一是及時整改現有問題。上述存在問題的保險公司,要結合自身問題,明確工作計劃,在2019年5月30日前完成現有問題整改,杜絕類似問題再次發生;二是完善數據報送監控和數據質量檢查機制;三是持續加強數據治理,提升數據質量。凌岳《投資時報》研究員

本文允許轉載,轉載時需注明出處:全時財經 - http://www.wgrlvu.live/baoxian/20190531/523325.html

相關推薦

七乐彩走势图表5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