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時財經

首頁 > 汽車 > 正文

魏建軍:電動化無法實現彎道超車

“站在全球的角度來看,全面電動化未必是清潔的,也無法讓中國汽車產業實現彎道超車。”近日,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面對媒體發表了以上觀點。在魏建軍的戰略規劃下,未來十年,長城汽車將聚焦清潔能源燃料技術。同時,魏建軍還強調,內燃機還有很大潛力可挖掘,長城汽車將繼續加大投入,滿足傳統燃油車的需求。

近年來,隨著國家政策及資金補貼的大力支持,中國的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已超過全球總量的一半,通過新能源汽車實現“彎道超車”似乎成為汽車行業的普遍共識。然而,在魏建軍看來,按照中國目前的熱電消耗,電動化未必是清潔的,只是做到了局部清潔,從這個角度來看,中國實現彎道超車的假設是不成立的。魏建軍坦言:“電動化并非清潔化,如果是從清潔化的角度看,中國依靠電動汽車不會實現彎道超車。”

對于目前國內流行的汽車產業要向“新四化”發展的說法,魏建軍也提出了不同的觀點。魏建軍認為,新四化中定義的“電動化”過于激進,且有概念性錯誤。“在我們定義新四化的時候,不應該只強調電動化,而是要講清潔化。所謂清潔化或者叫低碳化,實際上講的是通過提升發動機的熱效率,將碳排放值降到最低。從汽車的全生命周期來看,純電動車并不是完全清潔的,發動機熱效率提升對于降低能耗所帶來的優勢,比純電動汽車更大。”

長城汽車

魏建軍與現場媒體分享了他在全球市場看到的現狀,“我在俄羅斯看到,混動車基本沒有,因為歐洲那些低溫國家面積還很大;還有非洲,我們站在國際視角上看,幾乎沒有純電車,包括東盟東南亞,他們法規上并沒有這樣的,所以我們中國的地域也這么大,市場的差距和條件配套設施也不可能完善,所以說我不太贊成彎道超車或者換道超車,我還是贊同每一個產業,每一項技術都要很扎實的做到位、做到領先。”

近期,某研究機構發布《中國傳統燃油車退出時間表研究》報告,為了落實2015年巴黎氣候變化大會提出的“2050零排放汽車協議”,我國應在 2050 年前實現傳統燃油車的全面退出。對此,魏建軍也并不認可。在他看來,無論是串聯混動還是并聯混動,傳統內燃機技術都有很大的潛力可挖,而純電動汽車并不適合全球大部分地區。

而根據魏建軍判斷,到2050年全球市場至少還有一半汽車使用發動機。這與《中國傳統燃油車退出時間表研究》報告所說的2050年傳統燃油車將退出中國市場的結論大相徑庭。魏建軍表示,長城汽車不會禁售燃油車,也不會依靠國家補貼整“快錢”,這都是長城汽車追求的目標,長城汽車要做的事是著眼于10年之后的競爭格局。

為此,長城汽車成立了蜂巢易創科技有限公司,這家公司是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,主營業務是動力總成系統化的集成解決方案,涵蓋動力、傳動、電驅動和智能轉向系統等四個方面。

“在動力技術方面,長城汽車不能偏科!”這是魏建軍對長城汽車動力技術方向立下的flag。未來,蜂巢易創將謀求從單一零部件向系統供應商轉變,并持續加大投入推進混動、純電動、智能互聯等技術的升級。

此外,據《選車網》了解,在清潔能源燃料的技術方向上,長城汽車選擇了與吉利汽車不同的乙醇燃料。目前,蜂巢易創主要涉獵的是天然氣發動機和乙醇發動機,雖然甲醇也是替代燃料的一種方式,最近社會各界的關注也比較多,但是目前在蜂巢易創還沒有將甲醇納入產品規劃中。

實際上,乙醇與甲醇的分子結構很相近,簡單來說以乙醇為燃料的發動機基本上可以使用甲醇燃料。所以盡管長城與吉利選擇了不同的清潔燃料,但是無論未來是哪一種燃料能夠大范圍推廣,發動機的技術轉換難度并不大。

長城汽車

此前,SUV在中國市場方興未艾之時,魏建軍果斷將長城汽車的產品重心聚焦在了SUV之上,成就了長城汽車領軍SUV市場的優勢地位。如今,在純電動車一片高歌猛進的吶喊聲中,魏建軍又將目光放在了十年之后的格局中,理性地提出了多元化發展清潔能源技術的新戰略,不得不佩服其過人的膽識和獨特的前瞻性。“作為中國汽車產業的一分子,不管多么緊張,或者在什么困難的情況下,不能不投研發,一定要堅定這個信心。”這句話或許道出了一直在背后支撐魏建軍的信念與初心。

本文允許轉載,轉載時需注明出處:全時財經 - http://www.wgrlvu.live/auto/20190627/553224.html

七乐彩走势图表500期